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防疫压力测试!吴子嘉警告:「围堵台商」缺口变更大 清明节万人合法返台-中国神话故事有哪些

防疫压力测试!吴子嘉警告:「围堵台商」缺口变更大 清明节万人合法返台

吴子嘉说,「压力很大嘛!他只要吃一颗普拿疼就好了嘛!」这样进关一点问题都没有,那这个时候台湾怎么办?一次是回来几万人,在大陆许多防疫体系失控的情况下,这个时候回到台湾的会是怎么样的人?回来的人很可能是无症状的病例!

吴子嘉提出警告,围堵不是个办法,一定要用疏导,就像古代的大禹治水跟鲧治水,用围堵的方式是堵不住他的,这个缺口在不在?其实缺口更大!因为这900多个人可以合法回来台湾,再加上清明节返台人数可达上万人,这个缺口怎么处理?

吴子嘉回应指出,台湾跟大陆在谈判的过程都是虚招,台湾要求用华航去接,大陆不可能同意这件事,在武汉持续恶化的情况之下,这900多个滞留当地台湾人,未来会面临什么样的处境?情况肯定越来越恶化,那些人会在那边坐以待毙吗?「当然不会嘛!他们会想办法离开嘛!」因为现在还是有航班,上海、北京都可以回来。

记者林彦臣/综合报导台湾面临从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(COVID-19)疫情,已经严密防堵将近1个月,严守社区感染保护网,但是《美丽岛电子报》董事长吴子嘉在新闻节目《关键时刻》上则警告,只用围堵的方式是堵不住的,反而会让缺口变得更大。

▲吴子嘉认为,清明节将有上万台商合法返台,缺口更大。(图/翻摄自关键时刻YouTube)

▲吴子嘉认为,清明节将有上万台商合法返台,吃一颗药就顺利通关,对防疫风险造成很大风险。(图/翻摄自关键时刻YouTube)

▲吴子嘉认为,防堵台商不是办法,反而会让防疫缺口更大。(图/翻摄自关键时刻YouTube)

防疫压力测试!吴子嘉警告:「围堵台商」缺口变更大 清明节万人合法返台

刘宝杰惊呼,「所以清明节对台湾来说是很大的压力!」

吴子嘉指出,美国学者估计台湾会变成第二大受灾国的可能性,是经过一个公卫的模型去计算出来的,毕竟两岸有几十万、几百万人在互动交流,锺南山预估疫情4月份可能解决,但是怎么解决?可能就是希望靠上帝解决,那这个时候回来的台商风险会更高。

主持人刘宝杰提问指出,现在最可怕的是,这些从大陆回来的人士,不是透过包机,而是化整为零的方式回到台湾,再加上清明节快到了,台湾的压力测试才正要开始!

Comments (2)

  • Brad Bukovsky
    • Brad Bukovsky

      最高检2月17日消息,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、院长张坚涉嫌受贿一案,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,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日前,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张坚作出逮捕决定。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。据南方都市报报道,张坚生于1955年,祖籍河南,1970年7月参加工作,在职研究生学历,管理学博士学位,研究员。刑事侦察高级工程师,二级大法官。1972年,结束在湖北省荆门县两年的知青生涯,张坚回城参加工作,在湖北省沙洋机床厂任统计员,但这家工厂属于监狱系统。也就是说,从参加工作直到退休,张坚始终没有离开过政法系统。此后,他历任湖北省沙洋公安局苗子湖派出所民警、副所长,沙洋苗子湖农场副政委、党委委员,沙洋农管局管教处处长,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、党委委员,副局长、党委副书记。在湖北监狱系统深耕25年之后,1997年7月,张坚成为湖北省监狱局一把手,同时兼任省司法厅党委委员。此后,张坚的仕途一路顺遂。2003年,48岁的张坚出任湖北省司法厅长。2008年2月任湖北省高院常务副院长、党组副书记(正厅级),2013年调任安徽省高院院长,跻身省部级高官行列。 任职五年后,2018年,年近63岁的张坚退居二线。退休一个月后被查,大肆干预插手司法执法活动2019年7月15日,安徽省第十届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批准张坚等8人因退休或调离安徽辞去省委委员职务,张坚就此不再担任任何公职,正式退休。一个月后,8月25日,张坚被查。2020年1月,张坚被「双开」。经查,张坚理想信念丧失,背弃初心使命,对党不忠诚不老实,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;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接受宴请;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,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;收受礼金,纵容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谋取私利;执法犯法、以案谋私,大肆干预插手司法执法活动,甚至违规帮助涉黑涉恶罪犯减刑假释、再审改判,破坏司法公正,损害司法公信力,在刑罚执行、案件审理、企业经营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,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。曾是文学青年,动用货车专门运送收藏的字画张坚年轻时是文学青年,身居高位后依然喜欢舞文弄墨,在他身边聚集着一个文人圈子,赋诗作词,一时风雅。张坚曾在媒体圈有不错的官声。张坚任安徽省高院院长时,一年进京出席两会,在高铁上专门点餐,让列车员送到后面车厢让记者用。在北京开会期间,他又专门吩咐下属,让下属多组织记者聚餐,改善伙食。通常在两会闭幕后,他还推掉其它应酬,专门与记者餐聚。正是因为多年的交情,在2018年初张坚退休后,湖北与安徽的许多文化人与媒体记者都在不同平台发表文章或诗词,回忆与张坚的相交往事。张坚还填了一首《喝火令》回应文友,其中「放任秋风爽,逍遥宇宙宽」「难得柴桑寂」「松鹤傲云闲」等句,表达出对于卸下重担的退休生活的向往。据一名与张坚有过交集的人士透露,张坚不仅喜欢舞文弄墨,更雅好收藏字画。从武汉去合肥上任,以及退休后回武汉,均动用了货车专门运送收藏品。张坚曾说这些字画都是捡漏或是用自己的字交换来的。「但这话谁也不会信。假如这些字画都是真品,那就远远超出了张坚的合理收入。」主政安徽高院曾向蒙冤者登报致歉张坚喜欢与文人打交道,工作中也善于利用媒体。在湖北时,张坚推出了几名司法系统的典型人物,他撰写文章并刊发在当地媒体的显要位置。通过树立典型人物,对于扭转司法系统的整体形象,起到巨大作用。2015年9月7日,安徽高院在亳州市委机关报《亳州晚报》上刊登一则公告,为「亳州兴邦公司集资诈骗案」中原判有罪的邱超等19人消除影响,恢复名誉,并向他们赔礼道歉。此后,张坚接受采访称「不存在丢脸的问题。以后还会根据案情情况,考虑向蒙冤者登报致歉」。安徽省高院的这一做法经过媒体不断报道,获得不少好评。违规帮助涉黑涉恶罪犯减刑假释、再审改判近年湖北政法系统震荡不断,牵扯出的旧案不少发生在张坚任内。据《廉政了望》报道,湖北商人林明学曾在商场风光一时,后犯罪被判刑20年,之后他获得违法假释,「重出江湖」。林明学被称为湖北「孙小果」,而张坚则是林明学的「熟人」。林明学是武汉黄陂人,早年经商,上世纪90年代便以经营福尔摩莎夜总会闻名江城。赚到第一桶金后,林明学结交了不少权贵。后来,林明学转战地产与金融,成为湖北有名的富豪。林明学取得了广西一个县信用社的实际控制权,并以各种手段吸揽存款。后来资金链断裂,该信用社出现挤兑风波,桂林等多地人心惶惶。此事惊动中央,广西方面逮捕了林明学。2001年5月,林明学因涉非法集资诈骗、信用证诈骗等罪名被判处死刑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然而林明学并没有死,他在广西被判刑,然后回湖北服刑,之后屡屡被减刑。近来有法界人士质疑,林明学在广西被判刑,理应在广西服刑,转回湖北较为蹊跷。此时张坚正担任湖北省监狱局一把手,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令人生疑。2011年,原本被判死刑的林明学获得假释。这一时期,张坚正担任湖北省高院常务副院长。而假释的正常程序是由主管监狱提出建议,报法院裁定。林明学重新活跃在武汉商界,大手笔投资地产,建设了多个楼盘,还拥有多家体育俱乐部。在林明学被假释的过程中,张坚究竟发挥了哪些作用,还有待进一步披露,但据一名知情人士介绍,张坚与林明学是认识的,而且还有交情。张坚调任安徽高院院长后,有时回武汉度周末,就会来到林明学建在黄陂的私人山庄。而且在对林明学一案进行调查,不断有政法系统官员落马的过程中,张坚也被多次叫去谈话。2019年5月7日,湖北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通报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「保护伞」典型案件,其中有武汉市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周滨、江汉区人民法院原院长刘汉强违规为涉黑犯罪人员办理假释的问题。林明学被违法假释后,又实施了故意伤害、容留他人吸毒、聚众淫乱、行贿等多种犯罪行为,造成恶劣社会影响。2019年4月,周滨、刘汉强被开除党籍、公职,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据湖北官场一名人士介绍,这起案件牵扯出湖北政法系统许多官员。张坚落马的导火索之一,应该也是林明学案。张坚被通报「以案谋私,大肆干预插手司法执法活动,甚至违规帮助涉黑涉恶罪犯减刑假释、再审改判」,可见一斑。

      回复
  • Brad Bukovsky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库鲁伯亚拉洞穴|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世界上最小的国家|库鲁伯亚拉洞穴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诸葛亮之墓|世界十大水怪|十大将军排名|诸葛亮之墓|封门村灵异事件